「女兒,我不希望你成為一個好媽媽!」孩子姥姥的一封信火了!

作者:親寶寶育兒

小雅:

給你帶孩子已經四年了,這四年的酸甜苦辣,真的是比我大半生的經歷還要豐富,幾次想聊起,話到嘴邊,又覺得一言難盡。

今天早上,你叔叔打電話說,你爸一個人在家,血壓高到了180,頭暈差點沒撞樹上。

他問我,是不是只管小的,就不顧老的了,你爸有個三長兩短,我們會不會後悔?

話雖然苛刻,但就是這麼個理兒,我在心底也同樣問過自己好多遍。

你爸也六十多了,還在打工。他說是為了鍛煉身體,我知道,他是想多賺幾個養老錢。

你們又是房貸、又是車貸,爸媽不想給你們添負擔。

你爸幹活累了,就愛喝口酒,卻還高血壓,把他一個人扔在家裡,我夜裡做夢,都是他一個人倒在地上無人管的樣子。

老夫老妻一輩子了,我不能沒有他。

可是,我也捨不得果果。

“女儿,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好妈妈!”孩子姥姥的一封信火了!

你們都去上班了,我一個人在家抱著果果,問了一遍又一遍:

「果果,我是回家看看姥爺,還是在這陪著寶貝兒啊。不回家,萬一下次沒那麼幸運,果果沒有姥爺了怎麼辦?

姥姥回家,果果可咋辦,你爸爸媽媽都上班,爺爺奶奶也沒有時間,姥姥把你交給誰啊? 」

三十平的方廳裡,我不知道轉了多少圈。

你們下班回來了,我思前想後,還是說了:「小雅,我想回去看看。」

你和果爸都很驚訝,工作正忙,每天都加班,我這個當媽的不知道?突然回家,扔下孩子,咋辦?

我看到了你們眼神裡的不滿,我不敢說,你爸病了,只是念叨著:「想你姨媽了,家裡的花花草草都被你爸養死了,我想回去拿幾件衣服…… 」

果爸沒說什麼,抱著孩子下樓了。

你問我,家裡有啥急事嗎?

我說,沒有。

你又給你爸打電話,你爸說家裡都挺好,不需要我回去。

之後,你把鍋碗瓢盆洗得乒乓響。我一個人坐在臥室裡,老淚縱橫,手心手背都是肉,你讓我捨了誰啊。

你咋就這麼不理解你媽呢,為了你活得像個樣,不是保姆不是怨婦,媽連命都捨得,要不是真的遇到難處,媽能不管你嗎?

“女儿,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好妈妈!”孩子姥姥的一封信火了!

這幾年的酸甜苦辣,就在我眼前一遍一遍地過。

你生果果的時候,在產房折騰了兩天,可是宮口開到五指就不再開了,各種催產藥都用過了,也不見動靜。

看著你蓬頭垢面的樣子,滿臉都是血點,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你婆婆包了羊肉餡餃子,說能量高,追著讓你吃。

你一口一口地硬往下噎,你從小不喜歡吃羊肉,家裡吃火鍋的時候,我和你爸都不會下半點羊肉。

現在,為了孩子,你就像是一台汽車一樣,管子裡的油喝下去,希望可以變成發動機裡的力氣。

我說:吃吧,吃了好有力氣。

一會兒又去檢查,醫生說,胎心變弱了。

要立刻剖宮產,剛才吃進去的餃子,可能吸入肺部,增添了手術的風險。

你眼淚吧嗒吧嗒地往下掉,說,只要孩子好,咋都行。

我不敢說,一個勁地想,不讓你吃那幾個餃子就好了,你好,我咋都行。

月子裡,你婆婆在,我回家給你爸做點吃的,洗洗涮涮。

不過兩天,你就拉肚了,嚴重得都離不開衛生間,卻不敢用藥,怕通過母乳對孩子不好。

因為奶水少,你婆婆做了好多湯給你喝,你心急,來多少喝多少。

只是,整天下泄,哪裡還有奶水?

果果餓得哇哇哭,我說,不行就喝奶粉吧。

夜裡,你抱著果果餵奶,一遍一遍地說:「媽媽一定讓你喝母乳。」

我想說,你瘋了吧。可是,話到嘴邊,沒敢說,只是說,小雅,你慢慢來……

夜裡,你睡著了,我把果果抱到我的臥室,一夜沒睡,滿腦子想的都是,問問誰,不吃藥,拉肚就能好。給你吃點啥,不拉肚,還能有奶。

“女儿,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好妈妈!”孩子姥姥的一封信火了!

果果奶奶沒時間,你說,自己帶孩子。

抱孩子沒幾天,腳後跟疼,手腕疼,尿佈滿屋子都是,吃不好睡不好的你,像個炸藥包。

公司催你去上班,你說,不去了,孩子最重要。

出門還穿著孕婦裝,原本漂亮的你,蓬頭垢面,一下老了十歲。

我給你買了幾件衣服,你說,穿著不合適,都去換成了果果的用品。

果果六個月了,可是,相比其他寶寶瘦了點。

果爸說,是不是奶水不夠啊,聽說別人家的寶寶都是每天長一兩,出了月子,就是白白胖胖的。

果果會不會讓別的寶寶落下啊,要不要加奶粉啊,你是不是湯湯水水的喝少了,果果到底吃沒吃飽啊。

拎著果果的小腿兒,給果果擦屁股。果爸那個緊張,不會把果果的小腿兒拎壞了吧,擦屁股的時候輕點,怕小屁眼兒擦紅了。

你煩了,嚷了幾句,夫妻倆就吵了起來。

果爸氣急了話趕話說,我一個人賺錢養家,你就看個孩子,不但看不好,還跟個怨婦似的。

你氣得嗚嗚大哭,我恨不得打這小子一巴掌。

我好好一個閨女,給你生兒育女,都累成啥樣了,你還說風涼話。

我拉起你,說,跟媽回家,爸媽能養你,不用在這受氣。

果爸說,自己也沒說啥,當老人的咋這麼能挑事兒呢。

我心裡翻江倒海,可是,還是沒說啥,畢竟,果爸不是總這樣,你也還想和他過下去。

果爸去上班了,我不忍心留下你一個人守著凌亂不堪的房間和哇哇哭的奶娃娃。再沒人給你看孩子,你就抑鬱了。

你能是一個好媳婦、好媽媽,可是,那不是我的希望,我只希望你成為最好的小雅,健康陽光的小雅。

沒辦法,我把你爸扔在家,進城給你看孩子。

果爸說,城裡條件好,讓我跟著享享福。

說實話,我不喜歡大城市的繁華,小城市,我住了一輩子,有親戚有朋友有你爸,哪哪都熟悉,老了,就想過得安穩,早就不稀罕這高樓大廈了。

老了,還遠走他鄉,不過是想你的日子好點。

“女儿,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好妈妈!”孩子姥姥的一封信火了!

果果十個月了,你回公司上班,也做起了背奶媽媽,午休的時候,人家都刷刷劇、吃點東西,你一個人狼吞虎咽,然後在衛生間裡擠奶。

看著你每天背著十來斤的背奶包,擠早晚高峰的地鐵,我別提有多心疼了。

我也只能在家幫你把果果帶好,讓你能安心做你的事。

一天,你上班不在家,果果高燒起來。

我伸手一摸,滾燙,用體溫計試了一下,38度8,我怕到了39度就會燒壞孩子了。

給你打電話,你說,馬上回來,讓我先物理降溫讓孩子舒服些。

我給果果夾了冰棒,半天也不管用,孩子哇哇直哭。

再打電話,你說,堵車,堵在路上了。

我腿肚子都在發抖,你小的時候,就是高燒變成肺炎,幾年都去不了病根兒。

我一個人抱著孩子去了附近的診所,給輸液用了抗生素。

孩子燒退了,安安穩穩地睡了,我以為你回來會很高興,可是,你生氣了,說,這麼小的孩子,怎麼能隨便用抗生素。

我說,孩子燒出肺炎了咋辦。

你說,書上都寫了,不能一生病就用抗生素。

我一氣,說,你是讀書讀傻了,孩子有了肺炎,你就知道哭了。

我們吵了起來,兩個人都哭了,卻都倔著不理對方。

後來,我看了那些書,是我不對,心裡難過了好久。

現在,我學會了小兒推拿,每天給果果按一按。你說,你咋會呢。

我心想,都是被你們逼的啊,那些小字,我帶著花鏡研究了好久呢。

“女儿,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好妈妈!”孩子姥姥的一封信火了!

果果一天天長大,你說,能陪著大孫子長大,多幸福。

可是,你只說對了一半,幸福,可也痛苦著。

孩子病了,你說,是不是穿多了,還是風吹著了,不是說少下樓嗎,又帶到人多的地方去了?

孩子吃了,你說,好像鹹了一點,孩子小,加重臟器負擔;孩子不吃,你說,可能是沒做好,孩子才吃得少;

孩子淘氣,你說,都是平時太寵他了,沒定下規矩,沒養成好習慣;

孩子去幼兒園了,你說,小被子給你說了,還是忘了準備,其他孩子都能自己上廁所、自己吃飯了,就果果不能,應該早鍛煉,吃不飽飯咋辦;

孩子上學了,你說,走路慢點,路上車多;孩子貪玩遲到了,你說,咋不快點……

給你看個孩子真的不容易,是我這輩子做得最難的事,整天小心翼翼,還是漏洞百出。

為了你們,這些我都認了。

可是今天,你說,讓我回去,沒事不用來了,自己咋都能把孩子帶大。

你覺得,我心裡該是個啥滋味。

我和當初一樣,走也難、留也難,也一樣不得不走。

我抱著果果說:你會不會想姥姥啊,別把姥姥忘了啊。

可是,車來了,我不得不走,看著你們的背影,我的淚流了一路……

前半程,我就想,我說啥也不來了,回家和你爸粗茶淡飯,也是好日子,你也大了,自己的日子自己過吧,我老了,除了病,沒啥能耐了。

後半程,我又想,能幫就幫吧,我這一輩子,不就圖你能過得好點嗎?

老了,跟自己的閨女置啥氣,折騰來去,不還是果果受罪嗎?

你爸要是沒啥事兒,我這幾天就回。

果果去幼兒園了,你記得給孩子帶涼開水,裝在他的小瓶子裡,小瓶子要單拿著,放書包裡,孩子背著太沉。

果果喜歡用那個藍色的保鮮盒裝水果,切成丁,小叉子在盒子裡呢,他喜歡用那個。

去接果果的時候,帶件外套,拿著那個西瓜球,孩子喜歡在樓下玩會兒,你要是不急,就別催他,滑板車在床下面,下樓的時候著疊著拿,別刮到果果……